纳云堂随笔

未料潺潺诗意掌中流。
@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 的随笔自留地。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——《浮生六记》读书笔记

一个提示:一定要看到最后一行。

        连着两晚听有声书,终于把《浮生六记》听完了第一三记。主要记录的是沈复和他妻子芸娘的故事。一记浓情蜜意,三记凄风苦雨。

       十三岁时沈复同母亲归宁,见到了表妹芸娘。被她诗思隽秀所打动,沈复母亲却担心她福泽不深。沈复说:“若为儿择妇,非淑姊不娶。”母亲也喜爱她柔和的性子,便定下了这门婚事。
       两人婚后生活非常甜蜜。他俩都喜欢诗词,芸娘说较于杜甫更喜爱李白。不过她的诗词启蒙老师却是白居易。沈复字三白,他便开玩笑说芸娘是不是和白字有缘。芸娘笑道怕是将来要白字(即别字)连篇。两人相视大笑。
       芸娘于温和娴静之外还有些俏皮可爱。比如想要去庙中游玩,碍于女性身份,便在丈夫的撺掇下换了男装出行,遇到熟人便介绍说是表弟,也没被人发现破绽。到了最后一个地方,芸娘不小心碰到了一位妇人,妇人的奴婢大怒骂其轻狂。芸娘赶忙脱帽脱鞋解释。妇人转怒为欢,还招呼一起吃茶点。
       如此情投意合,两人便约定来生还做夫妻。沈复笑道“来世卿当作男,我为女子相从。”还有“愿生生世世为夫妇”图章两方,一执朱文,一执白文,在书信往来时使用。

       后来,先是因为为沈复母亲写家信的事情,芸娘同沈复父亲关系恶化。又因为帮沈复父亲选妾等事,和沈复母亲关系恶化。夫妻二人只好去友人家中借住。两年后,父母明白其中原委,这才搬回去。
        当时,沈复以画画为生,却是入不敷出,三日赚的还不及一日花的。生活本已十分困难。再加上借高利贷的朋友跑了,作为担保人又被索债。父亲还威胁说三日之内将债务还清,不然要去官府状告儿子不孝。窘境之下,夫妻二人到乡下躲债,送儿子去学贸易,送女儿去做童养媳。别离当天,儿子逢森突然大哭,说“我母不归矣”。结果,一语成谶。

       因为生计,夫妻二人再次辗转他乡,靠借亲戚朋友的钱来生活,芸娘的病也在恶化。终于,两人琴瑟和鸣二十三年后,芸娘离世。走前念叨的最后几句话已听不清,能听清的部分是“来世”。

       来世,你还愿与我做夫妻么?我为夫来你为妻,生生世世不分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三年后,沈复纳一小妾🙃

评论(12)

热度(57)

  1. 煮茶听雪纳云堂随笔 转载了此文字